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脸儿兄——天地间平淡而自然地活着

空灵、甘美、浑厚、悠长的马头琴永在我心中的草原上奏响

 
 
 

日志

 
 

【原创】杨根奎老人:您真是最后一名“八百壮士”幸存者吗?  

2011-01-24 17:0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自2011年01月23日起,一则来源于《羊城晚报》题为《抗战老兵年老无医保退休金求助遭拒:不怕死亡怕被遗忘》的纪实报道迅速传遍互联网,很是灼人的眼球——在不到24小时内,百度里已能找到7660多个与之相关的网页!而那篇纪实报道里的主人公——90岁高龄的杨根奎老人,也有幸成为1937年淞沪抗战中坚守四行仓库“八百壮士”中已知的最后一位在世者!因为就在前不久的2010年12月16日,杨根奎老人曾经的战友、曾被誉为“八百壮士”中最后一位幸存者的杨养正老人刚刚与世长辞!

当老黑第一次看到《抗战老兵年老无医保退休金求助遭拒:不怕死亡怕被遗忘》这篇纪实报道的时候,内心的情感颇为复杂!一是激动于当年的“八百壮士”中还有健在者,二是愤慨于当年的抗战老兵年老无医保退休金且求助遭拒!然而,当老黑第二次回看那篇有关杨根奎(现名杨耀辉)老人的纪实报道之后,却不免疑窦丛生!先是疑惑于“抗战老兵年老无医保退休金求助遭拒”这样的说辞,后是疑惑于杨根奎老人“不凡的履历”!带着这样的两个疑惑,老黑又认真仔细地反复阅读了那篇有关杨根奎老人的纪实报道,终于忍不住要弱弱地问一声:杨根奎老人,您真是最后一名“八百壮士”幸存者吗?

疑惑一:关于“抗战老兵年老无医保退休金求助遭拒”这样的说辞

从常识上说,“医保”和“退休金”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先说“医保”。杨根奎老人至今仍生活在四川省金堂县白果镇红庙村,那么,与杨根奎老人相关的那篇纪实报道的标题里所说的“医保”当指“新农合”,即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我们知道,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从2003年起在全国部分县(市)试点,到2010年,已逐步实现基本覆盖全国农村居民。难道是杨根奎老人所在的四川省金堂县至今尚未实施“新农合”?或者唯独落下了杨根奎老人?然而,老黑今晨却查阅到了如下资料:杨根奎老人所在的四川省金堂县,早在2005年就全面实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简称“新农合”)。在2005年—2008年期间,杨耀辉(即杨根奎)参加了“新农合”,医疗证号为10530928007。2009年成都市统一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后,从2009年—2011年期间,杨耀辉参加了成都市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个人编号为885302662(详见2011年1月24日天府早报《老人早有医保我们不会忘记英雄》)。而且,通过微博,金堂县委宣传部也向网友告知,去年底,杨耀辉老人的事迹经成都各家媒体报道后,金堂县委、县政府领导高度重视,派专人到老人家中慰问,送去1000元慰问金。

据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那篇与杨根奎老人相关的纪实报道的标题里所说的“无医保”,是捏造!是撒谎!

再说“退休金”。杨根奎老人一直在四川省金堂县白果镇红庙村务农,那么,根据我国现行的退休金发放制度,杨根奎老人与我国其他7.2亿农民一样,是没有退休金的。这一点,小学二年级的学生都是知道的。

据此,我们又可以肯定地说,那篇与杨根奎老人相关的纪实报道的标题里所说的无“退休金”,是混淆视听!是耸人听闻!

那么,《羊城晚报》的记者为何故意将 “医保”和“退休金”这样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捏合在一起来示人呢?又为何要在“抗战老兵年老无医保退休金”的后面缀上一个“求助遭拒”呢?老实说,老黑对《羊城晚报》采用这样的标题其背后的用意不愿妄加揣测,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无非是要制造出一个捉人眼球且具有轰动效应的新闻来!因为,1937年淞沪抗战中坚守四行仓库“八百壮士”,都是我们的民族英雄,而杨根奎老人作为那一英雄集体中已知的最后一位在世者,竟然既无“医保”亦无“退休金”且到政府“求助遭拒”,人们读来该是怎样的一种悲怆和愤慨啊!

疑惑二:关于杨根奎老人“不凡的履历”

在《羊城晚报》的那篇纪实报道里,杨根奎老人的主要履历如下:

杨根奎,现名杨耀辉。1921年3月出生在金堂县白果镇红庙村的一户贫农家庭。1936年农历正月三十在什邡参军,后被编入“中央军”第88师262旅524团1营2连任上士班长。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后,杨根奎所在部队接到命令开赴上海参战。10月26日,杨根奎所在的524团第1营全体官兵在谢晋元团长率领下接管四行仓库阵地,掩护部队撤退。在浴血奋战数天后,杨根奎作为队长率领40名敢死队队员率先冲出四行仓库,撤入英租界,并被解除武装。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爆发后,日军占领上海公共租界,杨根奎等“孤军营”官兵全部沦为俘虏。同其他战友一样,杨根奎先被日军送往南京第一监狱,一个月后又被送往安徽芜湖玉溪口煤矿抬煤。1945年,杨根奎和俘虏营的战友们又被运往南京。其后,在人帮助下,杨根奎等人成功脱逃并找到了新四军游击队驻地,受到热情接待,并得到路费。1945年8月10日,杨根奎一行4人来到安徽,并在那里听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并先后得到第十战区政治部给杨根奎签发的差假证(相当于通行证)和每人一套新军服几几百元路费;再遇原川军29军副军长、时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孙震的挽留;后又得到胡宗南亲自签发的差假证及5万元路费(杨根奎花了2万多元买了一匹布,算是衣锦还乡),资助他们回重庆。1946年,杨根奎回到阔别10年的家乡四川金堂白果场,不久后订婚。因昔日的打铁营生难以度日,于是到了成都,被录取到成都军官大队24中队。之后,又在奉节遇到了原88师师长、时任16兵团司令的孙元良,被任命为127师中校侦察队长,后又任命为124军223师少将副师长。1949年12月,杨根奎赴四川新繁上任,但124军军长吴峻人借故未予认可。无奈之下,杨根奎又回到了白果场的家里。全国解放后,杨根奎隐姓埋名,改用现名杨耀辉,但仍在“四清运动”和“文革”中经历了“噩梦般的日子”,靠侥幸才活到了今天。

面对杨根奎老人这样一份“不凡的履历”,老黑一开始并未产生怀疑,因为老黑不是一个怀疑论者。但也正是因为杨根奎老人的履历太过“不凡”,又让老黑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儿!

先说杨根奎老人参军的年龄。杨根奎老人1921年3月出生,到1936年参军时刚满15岁。一个15岁的少年,在当年能够参军吗?带着疑问,老黑查找到了1933年国民党政府颁布的《兵役法》相关内容:“实行征兵制。兵役分常备、国民两种。常备兵役又分现役、正役、续役。男子20~25岁应征入营,服现役3年;期满退服正役,为期6年,平时在乡应参加规定的操演,战时应召回营;正役期满转服续役,40岁止,任务与正役同。年满18~45岁的男子,不服常备兵役者皆服国民兵役,平时按规定训练,战时应征。”根据国民党政府1933年颁布的《兵役法》,杨根奎老人当年是不符合征兵条件的。那么,杨根奎老人当年又是通过什么途径应征入伍的呢?这恐怕需要《羊城晚报》写那篇纪实报道的记者再去找杨根奎老人求证一下才能有说服力。老黑在这里妄加推测一回:杨根奎老人当年很可能是被国民党政府抓壮丁而参的军。

再说杨根奎老人任敢死队队长。1937年10月,当谢晋元率领524团第1营全体官兵坚守四行仓库抗击日本军队的时候,杨根奎是524团1营2连任上士班长,刚满16岁。据史料记载,谢晋元当年率部坚守四行仓库时的确组织过敢死队。但谢晋元会任命一个刚满16岁且刚刚入伍一年多的少年担任敢死队队长吗?从常理上说,可能性不大!但当时是非常时期,又不是没有可能。这恐怕还需要《羊城晚报》写那篇纪实报道的记者好好求证一下才能让人信服。不过,有史料记载,当年谢晋元曾这样激励坚守四行仓库全体官兵:“仓库就是我们的最后阵地,也可能是我们的坟墓,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人,就要同敌人拼到底!”老黑根据谢晋元的这番话,在这里再妄加推测一回:当年,与杨根奎老人一起坚守四行仓库的524团1营的400多位国军将士都是敢死队队员,而谢晋元就是那支敢死队的队长!

第三说杨根奎老人与杨养正老人的被俘与逃脱日寇魔爪及其他。当老黑第一次读到《羊城晚报》那篇有关杨根奎老人的纪实报道后,就感觉杨根奎老人的经历似乎在哪里见过。后来再读时,老黑注意到了《羊城晚报》那篇纪实报道中这样的一段描述“杨根奎和杨养正都被送往南京老虎桥监狱拘押,一个月后又被送往芜湖裕溪口抬煤炭。” 杨养正,对,就是杨养正——一位刚刚与世长辞的杨根奎的战友、在杨根奎之前被誉为“八百壮士”中的最后一位幸存者。于是,通过百度,老黑查看了相关的词条,发现杨根奎和杨养正两位老人此间的经历极其相似!不论是被俘送南京拘押,还是被送芜湖裕溪口抬煤炭;不论是得到帮助抢了日寇的枪支逃脱魔爪,还是随后到了新四军的驻地……杨根奎和杨养正两位老人几乎形影不离。据此,老黑判断,两位老人理当认识,并且应该很熟悉。而这一点,在百度杨根奎词条下所附的一则记者采访手记里得到了杨根奎本人的证实:“在采访中,杨根奎大爷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张2005年珍藏的成都晚报。报纸已经皱巴巴的,上面有一篇新华社关于‘四行仓库保卫战’中‘八百壮士’之一的杨养正老人重返‘四行仓库’的报道。‘好多年了,听说他在重庆。我一直想找到这位患难与共的战友啊!’杨大爷说。”应该说,上面的记述猛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可是,一旦仔细分析,就会觉得很是令人匪夷所思!杨根奎老人2005年便得知了自己的生死战友杨养正还健在,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为何不与杨养正老人取得联系?难道是我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不允许吗?杨养正老人在重庆,杨根奎老人在成都,重庆与成都间地域上的距离会成为战友重逢的障碍吗?退一步讲,就算杨根奎老人的年龄与身体条件不允许其长途劳顿到重庆去看望自己的战友,难道就不能通过广播、电视、报纸、网络、手机等手段与自己的战友取得联系?就算是杨根奎老人自己做不到,他的儿孙、亲朋们难道也做不到?难道非要等到“患难与共的战友”杨养正老人与世长辞才站出来,为自己也为我们所有关注抗战老兵的人空留遗憾?对于上述疑惑,恐怕还需要《羊城晚报》写那篇纪实报道的记者再去问问杨根奎老人才能得知真相。不过,从相关报道里,老黑没有看到杨养正老人提及过杨根奎老人是他的战友,只有杨根奎老人的自己说他们两人是战友,但这一点却无法证实!因为杨养正老人已于2010年12月16日与世长辞了。就此,老黑想再妄加揣测一回:也许,杨根奎老人与杨养正老人根本就不是战友。

第四说杨根奎老人的军职和军衔。通过《羊城晚报》上那篇有关杨根奎老人的纪实报道,老黑发现杨根奎老人军职和军衔的晋升过程很有些意思——1936年任上士班长;1937年任中尉排长兼敢死队长;四行仓库保卫战后晋升为上尉连长(年份不详);1946年10月至1949年12月间(具体年份不详),先后被任命为16兵团127师中校侦察队长和124军223师少将副师长(因124军军长吴峻人借故未予认可,未能上任,后听说124军起义。据杨根奎老人讲,那时已是1949年12月)。从杨根奎老人的军职和军衔的晋升过程来看,晋升年龄之轻、晋升跳跃度之大,实属罕见——15岁任上士班长,16岁任中尉排长兼敢死队长,大约25岁任中校侦察队长,大约28岁任少将副师长。更何况杨根奎老人从1937年底到1946年8月间,有大约8年的时间不在军中。应该说,杨根奎老人的这份军中履历可谓“不凡”,但这是真实的吗?杨根奎老人不是在谢晋元麾下一起坚守过四行仓库吗?那我们来看看他的团长谢晋元的军中履历:谢晋元1905年4月26日出生1925年12月,考进黄埔军校第四期。1926年毕业后历任国军排长、连长、营长、副团长、师参谋、旅参谋主任等。1941年4月25日不幸遇刺身亡,同年5月重庆国民政府追赠他为陆军少将,时年36岁。老黑不了解当年国民党军队官兵军职和军衔究竟如何晋升的,但到此,老黑以为也没必要知道了,因为像谢晋元这样一位堂堂的黄埔四期毕业生、一位立下赫赫战功并备受国人崇敬的人物,直到死后才得以被追授为陆军少将,可见当年国民党军队官兵军职和军衔的晋升绝非易事!那么,杨根奎老人又是凭借着什么样的资历和战功,在28岁的时候便能晋升为124军223师少将副师长的呢?这恐怕更需要《羊城晚报》写那篇纪实报道的记者好好做一番调查研究才能探得底细。当然,老黑还要妄加揣测一回:也许,杨根奎老人根本就没当过什么国军少将副师长!

第五说杨根奎老人的抗战奖章。(此处略去780字)这恐怕要有劳《羊城晚报》写那篇纪实报道的记者帮忙四处找找杨根奎老人的那枚“谢晋元纪念章”了,这可是最最关键的。当然,老黑最后再妄加揣测一回:也许,杨根奎老人根本就没有过“谢晋元纪念章”!

综上所述,老黑不禁要大声问问《羊城晚报》写《抗战老兵年老无医保退休金求助遭拒:不怕死亡怕被遗忘》这篇纪实报道的记者和杨根奎老人:您真是最后一名“八百壮士”幸存者吗?

【后记】有一段历史,波澜壮阔,气壮山河;有一种精神,穿越时空,辉映未来。让我们向所有参加抗日战争的老战士、爱国人士和抗日将领,向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建立了卓著功勋的海内外中华儿女,致以最崇高的敬意!祖国感谢你们!人民会永远记住你们!

 

黑脸儿兄

2011年1月24日于塞外

 

  评论这张
 
阅读(1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