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脸儿兄——天地间平淡而自然地活着

空灵、甘美、浑厚、悠长的马头琴永在我心中的草原上奏响

 
 
 

日志

 
 

【杂谈】记念天堂里不再需要校车的中国孩子们  

2011-11-27 07:26:44|  分类: 杂谈酷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就是在甘肃正宁幼儿园校车惨祸中二十一名孩子魂归天国后的第十天,我独在网上徘徊,忽见一位老Q友给我发消息说:“老黑可曾看 ‘中国无偿援助马其顿校车’的新闻了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老黑,你还是去看看吧!你不是一向很关心咱们中国的孩子啥时候能坐上真正的校车吗?” 
这是真实的,凡我听到什么地方发生校车惨祸并又有孩子因之而死伤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我的良心还没有丧尽,我总是在想同样的一个问题——中国孩子的校车何时能够与美国孩子的校车接轨呢?因为一起又一起发生在中国的校车惨祸,让我一直以为中国是不能生产出真正的校车的,然而,今天来自外交部网站的“中国无偿援助马其顿校车”的新闻,让我终于知道中国不仅能生产出真正的校车,而且还能无偿援助他国,尽管中国驻马其顿大使照例强调说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也早觉得有就此再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历次校车惨祸中死去的孩子们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地球。二十一个孩子的血,始终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今天看了“中国无偿援助马其顿校车”的新闻,尤使我感到无语。我已经说不出任何言语。我将深味这所住并非地球的莫名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全宇宙,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无偿援助者,敢于直面贵州省纳雍县曙光乡陈家寨小学的孩子们因为贫穷连鞋子都买不起的人生,敢于正视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被撞毁的校车里几十名孩子那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冷漠的国人而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地球非地球的和谐盛世。我不知道这样的和谐盛世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和谐盛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十一月十六日也已有一个多星期,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甘肃正宁幼儿园校车惨祸中死去的二十一名孩子,都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孩子,我没有见过他(她)们生前的样子,我只看到了一张写有他(她)们名字的纸,但我知道,他(她)们都是因为没有一辆美国孩子乘坐的那样的真正的校车而死的中国的孩子。
我第一次真正关注美国孩子乘坐的校车,是2006年11月,在美国印第安纳州首府波利斯,一辆素以彪悍著称的悍马撞上了停在路边的无人校车。结果,悍马半个车体粉碎,而那辆无人校车却安然无恙。自此,美国孩子乘坐的校车就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知道中国的孩子何时能够坐上与美国孩子一样的校车,更不知道这个地球上有谁能够无偿援助中国的孩子们一辆真正的校车。 
 
我在十六日中午,才知道上午在甘肃正宁发生幼儿园校车惨祸的事;晚上便得到教育部发出的《紧急通知》,要求全国开展中小学生和幼儿上下学交通安全检查。只是类似的“完全检查”却总是在发生群死群伤的惨祸之后发出,甘肃正宁幼儿园校车惨祸就发生在此之前。但我对于教育部的《紧急通知》,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普世价值观”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在二十一名孩子的鲜血尚未干的时候看到“中国无偿援助马其顿校车”的新闻。倘若这地球上有谁能够践行“普世价值观”而无偿援助中国的孩子们一辆真正的校车,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的孩子们更何至于无端在下沟砖厂门前喋血呢? 
然而今日证明这地球上的确有人践行“普世价值观”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中国无偿援助马其顿校车”的新闻,还有在甘肃正宁幼儿园校车惨祸中死去的二十一名孩子。而且又证明着“普世价值观”不能践行于中国孩子的身上,因为中国的孩子坐不合格的校车由来已久,符合中国的国情,这就如同中国外交学院院长、前中国驻法大使所说,“美驻华大使赴任为了省钱而坐经济舱与中国驻外大使赴任为了国家形象而坐头等舱”的差别是因为国情不同一样。 
但“普世派精英”就有话,说“我们的发展水平还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我们目前的财力还达不到……”  
但接着就有驻马其顿大使出面,说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一直对外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人员培训、学校改建、电脑物资等多个援助项目,为马其顿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 
伟大的宇宙主义胸襟,已使我泪流满面了;光荣的地球主义情怀,尤使我热血沸腾。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盛世中国之所以得到世界赞誉的缘由了。荣耀呵,荣耀呵!为了这份荣耀,我要代表马其顿人民感谢中国无偿援助者的八辈祖宗!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的孩子们,那时是欣然坐上后来发生惨祸的那辆校车的。自然,只是那辆校车不合格而已,而且当地有关部门早有发现。照理,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让中国的孩子坐进那样的校车。但最终与一辆大翻斗运煤车相撞了,二十一名孩子于是就此死掉了。 
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的二十一名孩子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他(她)们乘坐的那辆被撞毁的满是血迹的校车为证;广东省汕头市某技工学校的10名学生去年四月间也死掉了,这也是真的,有他(她)们乘坐的那辆被撞毁的满是血迹的校车为证;倒是像贵州省纳雍县曙光乡陈家寨小学的孩子们一样的孩子们却是幸运的,虽然他(她)们因为贫穷连鞋子都买不起,但因他们那里根本不通车,更遑论校车了,所以他(她)们还幸运地活着。当二十一名孩子从容地坐上那辆不合格的校车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再穷不能穷教育”的豪言,“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壮语,不幸在那辆不合格校车被撞毁的一刹那全变成了屁话。 
但是中国的无偿捐助者们却依然把校车送到了马其顿,不知道他们的内心深处想过没想过中国人自己的孩子……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中国孩子的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也只是良心未泯的普通中国百姓为此伤心罢了。至于那些“八国联军”的后世子孙们所在的国家,尽管他们向全地球推广“普世价值观”,但它们绝不会为中国的孩子无偿援助校车的。纵观近些年中国的“精英们”践行“普世价值观”而对外进行援助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虽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精英们”动用国家外汇储备购买1.148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精英们”的理由是“救美国就是救中国”。 
然而,因为当今地球上没有谁肯为中国的孩子无偿援助一辆真正的校车,于是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的二十一名孩子才去了天国。当然,那些孩子们在天国里是不需要什么校车的。至少,这是可以宽慰中国孩子的亲族、师友的心的,纵使时光流驶,孩子们可爱的笑脸慢慢的模糊,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活泼的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中国无偿援助马其顿校车”的新闻出现竟是这样的不合时宜,一是网上的评论者竟至如此的不留情面,一是中国的孩子乘坐不合格的校车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听闻中国孩子的校车接二连三地发生惨祸,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一次比一次惨烈,使我的心一次又一次地被深深地刺伤。至于这一回“中国无偿援助马其顿校车”的事实,则更足以证明中国的孩子是多么的可悲可叹。如果甘肃正宁幼儿园校车惨祸的发生能够促使中国的孩子们早日坐上即便不是当今地球上哪个人无偿援助的校车的话,十三亿中国人都会为天国里那二十一名孩子祈福。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向马其顿、牛其顿、羊其顿提供无偿援助的人,相信依然会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只能在心里大骂——去你妈的!滚你妈的!X你妈的!”但以此记念天堂里不再需要校车的孩子们! 
黑脸儿兄 
20111117日于塞外寒冷的深夜仿鲁迅《纪念刘和珍君》作此文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